夜不修

如果愿意请点开来看↓
这里是一个刀文写手【很少写糖】,有时候可能会画几幅画【是一画渣】
混迹:
第五人格‖主吃all佣&佣all,吃的比较杂,但不大接受杰克相关,裘杰裘、杰医、杰佣杰还行
凹凸世界‖主吃all金&安雷安
哈利·波特‖主吃德哈&GGAD
全职高手‖主吃all叶
魔道祖师‖主吃文中原设定cp(其实我非常喜欢云梦双杰组!!!)
scp基金会‖035和049这对我爱极了!!
有时候会写原创,不过很少。
鬼知道我什么时候会突然写文和画画,我的存在飘忽不定,毕竟我是一只鸽子嘛。

【嘉金】精灵与国王

#说好了我这次真的是只写嘉德罗斯和金

#ooc超高预警!请小心观看!

#我的文凭还停留在小学,不用在意我这垃圾的文笔。

#这应该是一个糖!超级短的!

正文.

圣空国王叫嘉德罗斯,是个长得像九岁小孩子一样的人,全国人民都知道。

全国人民都知道,他们的国王陛下,是一个打从骨子里就爱好战斗的主。

那他们自然也知道,他们的国王也最讨厌别人叫他小孩儿。

“国王陛下,今天是否还要去森林中狩猎?”圣空星的国师满头冷汗地跪在地上对着王座上的嘉德罗斯说到。

“去当然是要去的。不过,我自己一个人去。”王座上之人散发出一股属于王者的气息,那一张与九岁儿童无异的稚嫩脸庞上,却存在着令人惧怕的神色,“毕竟,我可不想再解决那些老家伙派到我身边来的卧底了。”鎏金瞳仁中溢满了嘲讽,嘉德罗斯已经很明确的告诉了国师,他不想再把时间浪费在那些虫子身上。

很是随性的把国王长袍一脱,嘉德罗斯径直越过跪在地上的国师,随手拿过一把一看就华贵无比的配剑,便骑上金鬓白马绝尘而去,徒留早已昏迷在大殿内的国师一人。

……

他从来没有想到过,那匹马竟然会因为一头巨狼而被吓跑。

他也从来没有想到过,一向百战百胜,不受任何伤害的他,竟然会被一头巨狼给弄伤。

所以他气炸毛了。

便不计后果地朝狂想森林中央走去。

然后走着走着就因为失血过多而昏倒了。

“啧…怎么回事…?”十分警惕的看着周围,嘉德罗斯从不觉得有什么地方是真正绝对安全的。

“你醒了?”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嘉德罗斯沉默的着看眼前这个有着一头与自己相同颜色头发的少年独自在那儿傻乐,他很意外的没有烦躁。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无形中压抑着他的心情。

一阵不知从哪飘来的清风吹过,满地美丽却不知名的黄色花朵轻轻摆动着,落下来的花瓣也被风吹起,有些甚至调皮的拂过了嘉德罗斯的脸庞。嘉德罗斯眼神突然凝固在了那个金发少年的身上,准确来说,他的眼神是凝固在了那个少年没有一丝杂质,单纯到可怕的,那碧蓝的双眸中。

被人吸引的感觉真心不好受。

默默晃了晃脑袋,嘉德罗斯将那种念头从脑袋里驱逐出来。

“渣渣,你是谁?这是哪?”丝毫没有在意自己正在别人的地盘上,嘉德罗斯十分不客气的开口。

“你好,我叫金!还有,我不是渣渣!”就连生气也是那么可爱,嘉德罗斯下意识伸出手捏了一把金的脸。

手感不错,摸起来软软的。而且,看起来挺欠操。

被自己突然出现在脑海里的想法吓到,嘉德罗斯有种自己不是自己的错觉。

然后金就委屈巴巴的红了眼。

一向不知道怎么哄人的嘉德罗斯顿时手忙脚乱起来,“吵死了!哭什么啊?!渣渣!”用自己惯用的口气说出这句话,没想到反倒把金给吓了一跳,于是金真的哭了出来。

“呜哇哇…我好心救你…呜呜呜呜…你竟然吓我…”根本不管三七二十一,金直接扑到了嘉德罗斯身上,靠在他的怀里直接大哭了起来。

没有意料之中的烦躁,嘉德罗斯反倒耐着性子安慰起了金。金身上那种甘露与青草的芬芳让他很喜欢。莫名其妙的喜欢。

自此之后,金强制性把嘉德罗斯留在了那里,理由是身上的伤还没有好,结果才三天,伤就好了。

然后事情就演变成了:

“回不回去?”金努力克制住打爆眼前这个人的念头。

“…不回去,伤还没好。你可是个精灵,我可是你老公,对我好点。”嘉德罗斯百无聊赖的坐在地上玩兔子。

“啊啊啊嘉德罗斯你放开阿绿!!!”然后金炸毛了。

“噗…”盯着这只貌似是个面瘫的兔子,嘉德罗斯不由得笑出了声,“渣渣你取的名字都是些什么鬼…”

然后金又哭了。

然后嘉德罗斯又一把把金拉到自己怀里亲了下去。并且是对嘴亲的。

松开之后,两个人又不约而同红了脸。

“渣渣,我突然想起我有很急的事情,要马上回去。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等我。”很别扭的说出一句类似告白的话,嘉德罗斯在金的额头上落下一吻,又狠狠地揉了一把金柔顺的秀发,努力扯起了一个他认为最有诚意的笑容。

然后金就笑的在地上打起了滚。

这已经是日常了。

不过这次嘉德罗斯真的要走了。

……

“什么啊…说好会回来找我的…都一个月了还没来…”气呼呼的煽动着自己透明的双翼做到树枝间,金无非是犯了相思病。

“渣渣。”

幻听了?

“渣渣!没听到我说话啊?!”嘉德罗斯狠狠的踹了一脚树。

哦,我原来没有幻听啊,嘉德罗斯真的来了。等会…他回来了?!

“给你两个选择,一是跟我回去结婚,做我的皇后。二是我俩留在这儿,安安静静过日子。嗯?”穿着一身金色长袍,嘉德罗斯十分嘚瑟地对金说,嘚瑟到一旁的雷德与蒙特祖玛都看不下去的程度。

“可是嘉德罗斯,我有选择困难症啊…”十分苦恼的挠了挠头,金跳到了嘉德罗斯的怀中。

“那就跟我回去,做我的皇后。”额头抵着额头,嘉德罗斯在金面前,身上早已没有了一个国王应有的威严。

后来,他们过上了很性福的日子…【闭嘴!

END

既然你都看到这儿了,不管在难看也是你自己选的,没得重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瑞

评论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