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玉川.

如果愿意请点开来看。详细的请看置顶。

这里是一个奇奇怪怪的写手。

与其说是写文,更喜欢称自己的文为练笔作。

比较喜欢萧伯纳和王尔德的名言。对太宰治的身世背景很感兴趣。

经常会莫名其妙的突然自闭或者暴躁。原因不明。并且如果脑子不清醒还会在老福特上发一些负能量的东西影响大家。在这里道歉。

讨厌我的话请跟我说吧。我会先自己一个人悄悄伤心然后继续跟没事人一样在大家面前出现。

【裘佣】「某马戏团的疯子巫师」

*是某个第五群对戏时我写的日报的其中一段
*裘佣的刀,上帝视角
*于是偷偷宣群:829181534
*以讲童话的方式来写的文
*超级短的
*接受情往下↓





        在很久很久以前,在迷失森林还不叫迷失森林,还是一个安宁祥和的居民森林时,这里有一个为大家带来欢声笑语的马戏团------怪诞狂欢马戏团。


        怪诞狂欢马戏团不需要门票,因为从来都没有露过面的神秘团长有一个规定,只要来到马戏团中的客人愿意将他们的欢笑回荡在这里,那就什么都不重要。


        居民们最爱看的便是那红发巫师的小丑表演,没有谁不喜欢这个虽然有时候会发点神经,但是很风趣幽默的表演者。


        一切都很好。


      直到某一天,一个流浪旅者---------某雇佣兵先生进入了这座森林。他身上带着大片血色,本就破旧的衣衫上也有着大小不一的破损,居民们的表现很明显,他们害怕他,于是不敢接纳他,奄奄一息的雇佣兵先生只好一个人在居民区边缘休息。


        红发的巫师发现了他,对他也颇感兴趣,于是,便将他带回了马戏团。


        穿和服的歌姬负责照顾他,也常常用她悦耳的嗓音,边唱着曲,边跳着优美的舞蹈,可雇佣兵先生却表示自己是个粗人,欣赏不来这些;经常外出的冒险家给他讲故事,讲述他在旅途中的那些奇闻异事,可雇佣兵先生自己也去过不少地方,对这些也没有多大兴趣……


        马戏团的各位都很照顾他,但他的脸上却从来没有出现过笑容。


        于是,红发的巫师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小丑先生,我看见您的心在哭。”没有任何过大的反应,雇佣兵先生平静的仿佛在阐述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听见这话的巫师笑了,说着违心的假话:“不,我从内到外,都在笑,我的责任,就是给大家带来欢乐。”覆盖住了脸的面具在笑,而面具下的脸,却不争气的流下了泪。雇佣兵先生摇了摇头,轻轻的说:“马戏团中各位的心,都在哭。我切切实实的看见了。”


        表演着死亡舞蹈的歌姬;将痛苦经历当做故事的冒险家;扭曲自己进行表演的畸形秀演员;日日重复一样表演的魔术师;和野兽共舞的驯兽师舞者;和那个…带着微笑面具,心却哭着的小丑。


        到了后来,红发的巫师又开始发疯了。他差点夺走了那个看透了所有人内心的雇佣兵先生的生命,但所幸最后只是在他的背上留下了一条很长很深的刀疤。而原因,只是因为雇佣兵先生想要阻止发了疯想要伤害居民们的巫师。


       来马戏团观看表演的人们越来越少了。演员们一个接一个的消失了,只留下了红发的巫师。


       据说雇佣兵先生死了。被那个一点一点变成真正疯子的巫师杀死了,还被巫师施了法术,他被埋在了红发巫师的“墓”旁。


       据说红发的巫师爱上了那位雇佣兵先生。在杀死雇佣兵先生之后的顿然醒悟中,他用巫术发誓,除非在往后遇到雇佣兵先生的转世后,能让雇佣兵先生记起自己,否则,他将永世以鬼魂的形式存在。


       至于这个故事,谁知道它是真是假?说不定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正有一个落魄的红发巫师,在寻找着自己的爱人。




·完·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