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不修

如果愿意请点开来看↓
这里是一个刀文写手【很少写糖】,有时候可能会画几幅画【是一画渣】
混迹:
第五人格‖主吃all佣&佣all,吃的比较杂,但不大接受杰克相关,裘杰裘、杰医、杰佣杰还行
凹凸世界‖主吃all金&安雷安
哈利·波特‖主吃德哈&GGAD
全职高手‖主吃all叶
魔道祖师‖主吃文中原设定cp(其实我非常喜欢云梦双杰组!!!)
scp基金会‖035和049这对我爱极了!!
有时候会写原创,不过很少。
鬼知道我什么时候会突然写文和画画,我的存在飘忽不定,毕竟我是一只鸽子嘛。

【佣空友情向】我曾经活过。

#ooc注意

#随手写的,语序错乱

#有针对游戏中的某些事所发表的隐藏感受








醒来时是清风中伴着花香的气息,不明所以在丛生杂草中起身。昨夜分明是倒在了柔软的大床上,但为何此时却出现在了一片熟悉却又毫无记忆的地方,这无从得知。






但转瞬便释然了。夜游症已有多年,虽往日都只在家中夜游,但近日情况严重了不少,出了门也有可能。于是不再纠结,顾望四周后,便朝着记忆中家的方向走去。






……






记忆中有一段空缺,但现在脚上的归途却像曾经走过的路再重新倒着走一遍似的,熟悉却陌生。






身体轻的似乎要飞离地面,路上行人仿若不见有人在逆流而行。独处常带笑面的人群中央,忽觉一阵彷徨。






“如果一个人的无视就是一把刀,那我早已被利刃吞没死于非命。”






身旁大厦上的宣传银幕上忽然传来一句台词,台词在嘈杂中清晰,传到耳边,湍急人流在自己眼中有那么刹那间的停顿。忽而,世界都沉默了。恍然间,耳边只剩下风在呼啸了。






……








I have always fought for fear of darkness.

我曾所向披靡不惧黑暗,




I once walked around the tip of the knife alone.

我曾孤身一人游走刀尖。




I can only "live".

我只为能“活着”。




But when all comes back to peace,

可当一切回归平静,




I am like a needle without a trace of the sea.

我却像针落大海再无痕迹。




I can't live anymore.

我再未能“活着”。








……






归家的目的已经没有了,于是便到处走走,见见自己曾未会见过,却想见的;重温自己曾经见过的,后来却没见的。






……






是并不牢固的破木门后传来的。一阵哭声。






不敢置信昔日连奄奄一息了都不会哭一下的战友此时哭到无声,刚想敲门却觉察到不对:没有实物的触觉,反而就这么穿了过去。






突然间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接着哭声停息,而大概是电视所播放新闻传来的声音吧————


“于今日上午七点整,警方接到报案,一名女子称在郊区发现一句身穿军绿色无袖兜帽衫的男性青年尸体,且身上并无任何可以证明身份的物件……”






早就死了。一切早就结束了。






记忆在一瞬间被填补,那段空缺的记忆也在脑海中被记起。






“你该走了。”“最好别耽误我们的时间,干傻事的小子。”






勾魂的鬼差们随了一路,并不是没有察觉。只是觉得…还有什么事未了罢了。






“嗯。我去道个别。马上就好。”





进门只见眼中无光的姑娘跌坐在地上,压下伤悲低声呓语着。






“世界上的事多了去了,少我一个也不稀奇。所以…哭也没用啊,傻姑娘。”






淡然一笑,转身离去。不管她究竟能否听见,就这么随着鬼差们走了。






是时候要走了。毕竟是迟早的事。早点死…不也更好吗?






毕竟————我曾活过,却没能再“活着”啊。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