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不修

如果愿意请点开来看↓
这里是一个刀文写手【很少写糖】,有时候可能会画几幅画【是一画渣】
混迹:
第五人格‖主吃all佣&佣all,吃的比较杂,但不大接受杰克相关,裘杰裘、杰医、杰佣杰还行
凹凸世界‖主吃all金&安雷安
哈利·波特‖主吃德哈&GGAD
全职高手‖主吃all叶
魔道祖师‖主吃文中原设定cp(其实我非常喜欢云梦双杰组!!!)
scp基金会‖035和049这对我爱极了!!
有时候会写原创,不过很少。
鬼知道我什么时候会突然写文和画画,我的存在飘忽不定,毕竟我是一只鸽子嘛。

遗失的希望

作者: @森鹿酱唔呆

 by:析木与森鹿    角色:园丁-艾玛·伍兹

*第五人格语cQQ群群内写文活动,有兴趣加群的可以搜索QQ号471613539,以及之后还会有其他参赛成员的文发出来。

         ·正文·

  我的名字叫艾玛,是一个普通的小女孩,一个普通的园丁……

  我的爸爸里奥很爱我,妈妈玛莎……也是。一家人在一起的时光总是快乐的。不过,这也成为了“过去式”。

  一天,律师弗雷迪先生出现了。

  一个表面看上去温文尔雅,彬彬有礼,谈吐风趣,背地里却是个阴险狡诈的小人。来到家里的理由是帮爸爸成就一番事业。美其名曰:“帮助”。他让爸爸买下了那个废弃的军工厂,虽然花了不少的钱,但收益是很不错的。

  爸爸很高兴,视他为兄弟,平日里的好事不管大小,多少,总会有弗雷迪先生先生一份。

  但好景不长,他趁着爸爸整日在军工厂里忙碌,早出晚归,说会照顾好我和妈妈,从而有理由的得寸进尺的,竟妄图想抢走我的妈妈!爸爸的妻子!看着妈妈房间上的一封封情书,衣柜里多出来的衣服,以及妈妈看着弗雷迪先生沉醉的模样,深情的眼神,我的心不由痛苦的抽动起来。

  【为什么要这样!爸爸待你不好吗?为什么要抢走我亲爱的妈妈?!你回答我!】

  【小人,你不配做爸爸的兄弟,我的妈妈你就更别想染指!】

  【等着吧,我一定,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弗雷迪先生。】

  抚摸着手中爸爸亲手给自己做的园丁娃娃,我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艾玛’,今天你要穿哪件裙子呢?是要这一条,还是这一条……”

  爸爸在工厂里,日夜忙碌,身子渐渐消瘦下去,我很担心,更担心的却是妈妈对爸爸的感情。她对爸爸的坚固而热情的心也开始渐渐的动摇,从而变得麻木了。而匆忙的爸爸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只是继续默默地埋头工作……

  终于有一天,妈妈走了。

  跟着那个律师弗雷迪先生走了……

  “妈妈,你要去哪?”我看着妈妈那空空的房间,心漏了一拍,转过身用自己粗短的手指使劲拽着妈妈的裙摆,试图留下她。

  可她只是笑了笑,蹲下来用冰冷的手套抚摸着我温热的脸庞。

  “妈妈要去找自己的幸福啦!艾玛,祝福妈妈吧。”她说道。她的语气是如此坚定,又是如此绝情。

  我惊呆了,握紧拳头,全身开始变得麻木,咬字也开始不清了。

  “那……妈妈,爸爸呢?爸……爸爸不就是你的幸福吗?妈妈,妈妈要丢掉艾玛嘛?可……可你说过,你……你是不会丢下艾玛的啊!不,不要。艾玛不要妈妈走,不要!”我哭了,眼泪终究还是顺着眼眶流了下来。

  真是不争气!

  我气恼眼泪就这么无用的流了下来,可还是没有勇气用手擦去泪水。

  “乖,艾玛不哭,艾玛要做个坚强的孩子。妈妈要走了,跟妈妈说声再见吧。”

  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妈妈!”

  她最终还是走了,只是给我留下一个不冷不热的微笑以及她熟悉而又陌生的背影,便跟着那个人,走了,上了那个华丽的马车。

  【走了……】

  【妈妈走了】

  那时,我才懂得了“分离”这个词的含义。
真是可笑……

  我看着屋中的景象,无力的闭了闭眼,羽睫微颤,顺着墙壁滑坐在冰凉的地板上,只觉得现在的“家”,破烂残缺,不堪入目。

  半夜,爸爸终于回来了。

  看着他,我憋在心中一下午的怨恨,委屈,不甘立即倾泻而出,满屋子都是我高声的哭喊。

  “爸爸,妈妈她……她跟着弗雷迪先生走了!妈妈,妈妈她不要我了!唔啊啊啊……”
而余光只瞟见爸爸握紧了拳头,然后慢慢的松开,然后叹了口气,继而过来安抚我。

  夜晚,只有无止境的黑暗……

  以及,乌鸦的盘旋……

  日后,爸爸的军工厂生意越来越差,最终,还是倒闭了……

  那一夜。

  大火烧毁了一切,以及我的,爸爸。

  我听着他悲愤的笑声,好像在倾诉着什么,不过,他永远无法再向谁倾诉些什么了。

  我侥幸从家中逃了出来,但……

  我成了一个孤儿。

  实实在在的孤儿。

  我来到了孤儿院。

  那里的院长克利切先生待我很好,时不时会偷偷塞给我一些糖吃,但我总是把糖放在小盒子里——也许之前我会高高兴兴地吃下去,但今时不同往日,我已经对这些东西没什么兴趣了。.

  “克利切先生,艾玛可以去花园里玩一下吗?就一下!好不好嘛~”我蹭着克利切先生的手,冲他撒娇。毕竟,花园里除了克利切先生有钥匙之外没人可以进去,但是他从不让人进他宝贵的花园,毕竟他是院长,有钥匙,而且那是他的私人花园。可我作为一个长大后要励志成为一名优秀的园丁的人来说是一定要进去看看的!而且克利切先生也很疼我,肯定是会答应的吧!
果不其然,他的脸颊微红,好像,没有什么犹豫地答应了我。

  他点了点头。

  “谢谢克利切先生,克利切先生最好了,艾玛喜欢克利切先生!”我很高兴,连用了三个他的姓名,在他身边蹦跳着,小巧的薄唇在他的脸颊上轻轻的蹭过去,他的脸便红的像一个熟透的苹果。

  我轻笑着,笑克利切先生羞羞,并用食指在脸颊上刮了两下后,便嬉笑着,跳着跑开了。

  几日后,克利切先生把花园的备份钥匙给了我。

  看来他是真的信任我。

  可,为了我这种人,不值得,一点儿也不。

  我只是一个孤儿。

  一个,被母亲丢弃,而父亲被烧死的孤儿。

  转眼间,我已经在这座孤儿院呆了10多年了。

  22岁的我,如今也已经是合格的园丁了。

  可,那又如何?自己父母并没有看见。

  几个月后。那个人来了。

  弗雷迪。

  那个抢走我妈妈的人。

  不过他貌似认不出我了,依旧摆着一副“绅士”的样子。那我也装作不认识他,省的让自己生闷气。只是很疑惑,为什么他不好好在家里呆着,偏偏要来这所孤儿院呢?妈妈呢?为什么不在他身边?

  但弗雷迪他不会回答我,我也不奢求他能回答。

  而克利切先生从见面起就好像与他合不来,一见面就会吵架,每次我都要先把孩子们带回房间,再跑出来帮他们劝架。

  看着与弗雷迪吵了一架后倒头就睡的克利切先生,我悄悄地弯下腰,在他长满胡茬的脸颊上留下一个浅浅的吻,就帮他盖好被子,离开了。
“辛苦你了,克利切先生。晚安……”

  之后我在花园里遇见了稻草人先生,一个会说话的稻草人,他是唯一一个真正了解我的人,并帮我解决了克利切先生和弗雷迪经常见面吵架的麻烦,就像……

  我亲爱的爸爸一样。

  事情就像多米诺骨牌,推下了第一个,就会有一连串的多米诺骨倒下,直到,终点……

  然而事情就是这样,紧接着,医生艾米丽小姐来到了这里,我和她很谈得来。她总会为我着想,帮我走出困境。她是一名医者,更是我的天使,我的良药,为我抚平我多年来的伤痛。我将我的故事全告诉了她,她微笑着,轻抚我的脸颊,将额头抵在我的额头上,安慰着我,像天使的低喃,动听又极有治愈性。我就这样沉浸在她的甜言蜜语中,安静的睡去……

  克利切先生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性格变得暴躁起来,整天缠着我说一些什么我是你最好的情人之类的话。我开始有些惧怕他,想要远离他,平时都是躲着克利切先生走的,然后偷偷地去花园看稻草人先生。

  几日后,我收到了庄园主寄来的信及邀请函。

  【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一切,只要你赢得这场比赛……】

  我想要的……是吗?

  渐渐地,我发现自己的情绪也开始变得有些糟糕,开始产生一些负面情绪,意识变得模糊,有时会做一些不可思议的事。

  事情开始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终于,我去了那个阴森的庄园——带着我的稻草人先生。把它放在我的行李箱里。

  哦,天哪,幸好行李箱够大。

  “我真是不敢想象十年后的你会重成什么样子。”

  听着箱中稻草人先生的痛苦的挣扎声以及叫喊声,我那沉重的心情竟开始变得有些愉悦。

  草丛中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我放下行李箱,悄悄地走过去。

  我看见了我的天使,我的良药——艾米丽小姐,以及那个无耻家伙弗雷迪。

  哦,天哪,艾米丽为什么会和他在一起?

  我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

  我拿着行李箱向前走,在余光中瞟见了……“他”!

  我急忙放下行李箱跑开,然后在草丛中找到了艾米丽的医疗箱。

  艾米丽有危险!

  我这样想着,再一次提起行李箱来到大门口,将稻草人先生拿出来放在地上,亲手将他给烧掉了。

  “也许,没有温度的你才是我所需要的……”我抚摸着稻草人那张怪异的脸,轻声低喃着,然后蹲下身子,点燃了他,跳跃的火花让我想起了工厂里着火的那一夜……真是美丽极了!

  “希望你能看见我发出的信号,艾米丽。我的天使,我只希望你平安无事……”

  我将双手握在胸口的位置,低头默默祈祷着……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