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不修

如果愿意请点开来看↓
这里是一个刀文写手【很少写糖】,有时候可能会画几幅画【是一画渣】
混迹:
第五人格‖主吃all佣&佣all,吃的比较杂,但不大接受杰克相关,裘杰裘、杰医、杰佣杰还行
凹凸世界‖主吃all金&安雷安
哈利·波特‖主吃德哈&GGAD
全职高手‖主吃all叶
魔道祖师‖主吃文中原设定cp(其实我非常喜欢云梦双杰组!!!)
scp基金会‖035和049这对我爱极了!!
有时候会写原创,不过很少。
鬼知道我什么时候会突然写文和画画,我的存在飘忽不定,毕竟我是一只鸽子嘛。

格格不入

  by:夜不修     角色:佣兵-奈布·萨贝达

*第五人格语cQQ群群内写文活动,有兴趣加群的可以搜索QQ号471613539,以及之后还会有其他参赛成员的文发出来。
*英文部分来自Halsey的歌曲《Gasoline(Explicit)》,阅读时建议配合该歌食用。

         ·正文·

  “过去?”我立足窗前,手中拿着一张模糊泛黄的老照片,“不重要的事,忘了吧。”
       
  陈封的记忆被重启,曾经不愿再回忆的人与事也无可避免的被记起了。

  ……

  自幼我便不信旁人口中的“神”,也从不因为自己的事而去埋怨“神”,再加上我常不出门,这使邻居们都视我为怪人,说我是见不得光的恶魔。我从未在乎,他们已经被那教堂的神父与圣女洗了脑,相信好的坏的都是上帝的所为。

  六岁那年,我突然想成为一名军人,对军区那十分向往。这时候的我早已不被称为恶魔,身边的伙伴也愈来愈多。所以我常常趁母亲让我代她去采购时带上伙伴偷偷去军区瞟几眼。

  九岁时我们被母亲抓包了。回家后,母亲并未责骂我,反到一语不发地看着我,这让我没由来的一阵心慌。“你向往军中,对吗?”许久后,母亲沙哑的声音在我耳旁响起,我急忙应道:“是的,母亲。”“可你是否知道,若是成为军人,你或许…会再也回不来?”母亲的语气沉重,使我有了些压力,“我无法阻止你,但至少我还可以提醒你。”但我还是无法放弃,于是,母亲只好叹了口气,任由我去了。

  十岁时英国佬来我们这抓军,也带走了一群怀着军梦的小孩,我也在内。

  我们接受了三年的漫长训练,又在战场上生死辗转了两年,那些日子,是我永远无法忘记的。还记得当初来了那么多同伴,如今剩下的,却寥寥无几…我背负着死去同伴的信念,在战场上挥洒血汗,立下了大大小小无数功劳。来时,那双眼睛有多纯净,现在,那双眼睛…就有多冷漠。

  ……

  我迎来了这最后一战,打完这一战,战火就将再次平息,是否是永远,我也不知道。

  “这是我们的最后一战,熬过这战,我们就解放了!”一个关系并不怎么好战友勾着我的肩,满怀希望的话语让我无从驳斥。我也渴望能完美解决这次战役,能幸运地活下来。谁不是这样想的呢?

  在进行最后一战的前夕,我靠在窗边凝视着灰暗的天边想了很久,想起初入军营时对母亲的思念,想起与同伴拿到自己的第一把武器时的喜悦,想起自己在战场上背着生死不明的战友时的恐惧…于是我就这样在窗边想了一夜,直至那该死的外国佬打响了此战的第一枪。
  
        ……

  这场战争持续了三天三夜,直至我找到了对方首脑的破绽,一枪把他击毙时,才真正结束。

  ……

  我明白,我患上了很严重的战争后遗症,并且还坏了那些英国佬的好计划,于是,我退役了。虽然坏了他们的好事,但是我在战争中也立下了一桩大功,早已得知母亲在多年前病死,我在英国的伦敦住下了。

  ……

  尽管每个月的政府补贴足以让我衣食无忧的过完这一辈子,可我总感觉,我好像少了些什么。我无法融入这上等世界糜烂的气息中,无法像那些上等人一样,鄙视下等人。我突然发现,我从未融入这里。我既无法像上等人一样,把自己放的很高,也无法把自己当做下等人,活在痛苦之中。

  我明白,哪怕退役了,我也是一个曾经的军人,在战场上久经风沙的军人不适合这种安逸的生活,更无法忍受靠着国家政府补贴,就这样安安分分过完一辈子。

        ……

  Are  you  insane  like  me
  你也像我一样丧失理智吗

  Been  in  qain  like  me
  你也像我一样承受过剧痛吗

  Are  you  deranged  like  me
  你也像我一样精神错乱吗

  Are  you  strange  like  me
  你也像我一样格格不入吗

         ……

  有时我认为自己就像一个冰冷的机器,没有所谓的情感,所有面部表情都在冰冷的显示屏上出现。有时我觉得自己什么也不是,融入不了这社会,融入不了这世界,感觉就像…我不是人类一样。

  我甚至会砸钱买最昂贵的香槟,只为把它泼进肮脏的下水道里。我甚至会用水费单擦干净手腕上的血,再将它随意放置,不去理会。

  我觉得我这辈子可能会无聊死。我想念极了战争里的硝烟,想念极了战争中的伙伴,想念极了战争中的刺激。可普通安逸的生活哪有这些呢?所以,我顶多是想想而已。

  直到那天…

  一次偶尔出门,我发现了堆满灰尘信箱里有一封信,古朴的信封,因为信箱的原因,沾满了灰尘,红色的火漆封,显得十分华丽。信封中装着一封信和一张地图,而这信里面只有一句话:

亲爱的奈布·萨贝达先生:
  你是否因为生活没有刺激性,而不得不在无聊中度日?
  我…能带给你想要的。
               欧利蒂斯庄园

  我信了他的邪。

  我半信半疑地带上我为数不多的行李,与我那把从刚上战场时便一直陪伴着我的廓尔喀军刃,踏上了前往这个名叫“欧利蒂斯庄园”的地方的旅程。

  希望它真的能带给我想要的东西。

评论(1)

热度(9)